<cite id="kblrx"></cite>
  • <cite id="kblrx"></cite>
      1. <b id="kblrx"></b>
      2. <b id="kblrx"></b>
        1. 全國免費電話:4008-233-667

          微信客服
          在線微信客服
          Ctrl+D【收藏】

          語言類型學視域下雙語學習問題與對策研究

          2019-01-18 圍觀 : 評論 論文服務
          學子論文網提供各類論文服務
          論文撰寫+發表 Tel:4008-233-667
          客服QQ:929511888 微信:A4008233667

          張海霞

          語言類型學視域下雙語學習問題與對策研究

          摘要:哈薩克語詞重音是構成韻律至關重要的因素,本文通過在理論上梳理對比漢哈兩種語言的語音、語法和語調諸特征,歸納詞重音在哈薩克語中的具體體現,得出哈漢語言在詞重音方面的溝壑,進而在語言類型學視域下提出漢族學習者在學習哈薩克語詞重音所存在的問題與障礙并發現問題成因及解決的對策,旨在謀求雙語學習質量的提升,以便更好地促進兩種語言的交流。

          關鍵詞:語言類型學;詞重音;問題;對策

          語音學習通常成為學習者提高口語和聽力水平的一種媒介。哈薩克語、漢語是兩種不同的語言,但在重音的性質和重音的功能上都具有一些相似和相異性,故兩者之間具有可研究性。本文通過在語言類型學視域下探討哈漢兩種語言在詞重音方面的相似與不同之處,旨在探究兩種語言的規律,以便更好地促進兩種語言的學習與交流。

          一、雙語學習諸問題

          (一)語音

          漢哈兩種語言都存在同化、增音、減音、弱化等音變現象,但兩者的表現程度有所不同,漢語是聲調語言,弱化、增音和減音在漢語中表現較明顯,例如“輕聲”多表現為弱化,而同化則在哈薩克語的音變中較為突出,元音和輔音都存在同化現象。[2]

          例如:后退同化中以清輔音“q、k、p”結尾的詞其后若是綴加以元音起首的附加成分時“q、k、p”變為相應的濁輔音“?、ɡ、b”。例如:

          “or?nd?‘q”(椅子),“?”(第三人稱領屬附加成分)→ “or?nd???”(他的椅子)。[3]

          (二)語調

          說話或者朗讀時,句子之間有停頓,聲音有輕重快慢和高低長短的變化,這些都稱為是語調。[6]下面主要描述語調中的一種重音。根據重音產生的原因分為語法重音和邏輯重音。如語法重音中表示程度的狀語常讀重音“同學,不要慌張,慢慢地說”(慢慢重讀)。如邏輯重音:men sen?? ?n ajta alat?n??d? b?lem?n.(我知道你會唱歌)如重音放在“men”上則表示“我知道你會唱歌,別人不知道”如重音放在“b?lem?n”則表示“你不要欺騙、隱瞞我,我知道你會唱歌”。說話者想要表示什么樣的會話含義與重音息息相關。

          二、漢語詞重音

          漢語是一種有聲調的語言,詞重音屬于自由重音。趙元任曾這樣闡述漢語重音:“所有漢語音節,如果不是輕聲音節,又沒有對比重音,那就有正常重音。”換言之,漢語帶有四聲的音節都是重讀音節,漢語不但有詞重音,而且帶有四聲的音節都稱之為重讀音節。[7]漢語的詞重音可分為重、輕、中三級。漢語詞的重輕模式舉例如下:

          中重模式(中音在前,重音在后)如:語言、國家、汽車等。

          重輕模式(重音在前,輕音在后)如:爸爸、媽媽、凳子、棚子等。

          重輕輕模式。如:孩子們、女孩們、朋友們等。

          中輕重模式。如:電視機、巧克力、哈巴狗等。

          中輕重輕模式。如:知識分子、外甥媳婦等。[8]

          在這幾種模式中,有的有讀音標記,如構詞用的“子”和表示復數的“們”以及疊音詞等,這些需輕讀較容易判斷,而有的則需要憑語感來判斷是否輕讀與重讀。本文主要研究漢語輕聲詞,漢語的詞不以多音節為主,重音作用不明顯,只是少數漢語重輕格式中的輕聲詞具有區別意義的作用。

          三、哈薩克語重音與詞重音

          哈薩克語是形態語言,可分為自由重音和固定重音兩種類型[1]。在詞里讀得完全加重的音節稱為詞重音,詞重音是指出現在多音節單詞中的重音,它總是落在單詞的某個音節上,是這些多音節詞語音形式的一部分。[9]

          哈薩克語中還有一些不帶重音的附加成分。例如:動詞的否定附加成分ma/me、謂語性人稱附加成分、動詞命令式附加成分方位詞、后置詞和語氣詞等。例如:

          a'jtpa(不要說)a'jt??(說說吧!)bard?'?ba(你去了嗎?)

          (一)詞重音在哈薩克語中的體現

          1.詞重音分布原則

          (1)詞重音在最后一個音節元音上重讀

          哈薩克語的音節沒有聲調,但有重音,音節的重音通常在詞尾的最后一個音節的元音上。例如:ustaz(師傅)的重音在“ta'z”而aspaz(廚師)的重音在“pa'z”(重讀音節用“'”表示)。[10]

          哈薩克語的大多數附加成分一般都帶有重音,由于構詞形態變化,原來的重音就移到其后附加成分的元音上。例如:

          oqw'(學習)、oq?tw'(教)、oq?tw??'(老師)[11]

          (2)詞重音在第一個音節上重讀

          嘆詞和摹擬詞的重音不固定,一般重音在第一個音節上。[12]如:

          qa'ne(請、好吧、看一看)、mi'ne(你看、就是)、al'la (天呀、表示驚慌、震驚)

          ta'rs-turs(呼呼聲)、ta'rs(哐的關門聲)、t?'q-t?q(馬蹄的嗒嗒聲)等。

          形容詞的加強級,一般重音落在重疊形容詞原級的第一個音節上。[13]如:

          'qap-qara(黑黑的)、'q?p-q?z?l'(紅紅的)

          ?ap-?ar?q(亮亮的)、't?p-t?n??(安安靜靜的)

          (二)詞重音功能特點

          詞重音除了強調詞的某一個音節重讀外還有以下功能。如:

          1.區別詞根和詞綴

          哈薩克語詞的重音主要是使用詞根加后綴的方法派生出新詞,后綴的作用不僅是表達某種含義,更重要的是完成某種含義和詞類的轉化。例如:qol'da(支持)、sut'tei(牛奶似得)、bas'qar(管理)、taw'l?(有山的)、a?t?'raq(苦一些)等。

          以qol'da為例,詞根qol (手),da (動詞性后綴)= qol'da (支持)轉化為動詞后,詞根和詞綴之間成為了一體。

          2.詞重音根據所在位置分為固定重音和自由重音

          一般少數語言有固定重音,多數語言有自由重音。帶有自由重音的語言偶爾會出現次重音[13]。哈薩克語的主要重音在附加成分的最后音節的元音上,按照綴加附加成分的順序,分別為次重音、次次重音。[14]

          例如:mu?al?'''m-imi''z-di'?(我們的老師的)

          四、哈薩克語詞重音與漢語詞重音

          (一)哈薩克語與漢語重音比較

          重音的實質是具有區別性功能,而每種語言的詞重音都與該語言的語法結構、語法形態密切相關。本章主要從哈薩克語與漢語重音的音調、辨義和區別詞性三方面進行對比分析。

          1.音調重音對比

          由于漢哈兩種語言的不同,音調同樣可以看成是有意義的語音,其用法也是大相徑庭。如:

          例①biz kijno k?rej?k!(我們去看電影吧!)

          例②biz kijno k?rej?k?(我們去看電影嗎?)

          例③tā gǎn mà(她敢罵?)

          例④tā gàn má(她干嗎?)

          例①、例③在句末增加了下降音調,而例②、例④在句末增添了上升音調,使得呈現出不同的句子。但哈薩克語句末音調的上升與下降,“k?rej?k”依然是“看”的含義,沒有發生任何變化。而在漢語中升調的“má(嗎)”變成了疑問詞“什么”之意,降調的“mà(罵)”與“má(嗎)”沒有任何關聯。換言之,哈薩克語的聲調、降調只是整個句子的句調要素,而漢語每個音節的音調模式起著構詞音段的作用。[15]

          2.辨義與區別詞性功能對比

          漢語的詞不以多音節為主,重音作用不明顯,重讀第一音節或重讀第二音節并不會改變詞義,但少數漢語輕聲詞具有區別意義的特征。例如:(見表1、表2)

          在哈薩克語中,重讀第一音節或者重讀第二音節也會出現一些辨義詞和區別詞性功能的詞。如:

          例①oq?w??'m?z(我們的學生)和oq?w'??m?z(我們是學生)注:重讀音節用“'”放在該音節前面的上角表示。oq?w??'m?z的重音在“oq?w??'”而oq?w'??m?z的重音在“oq?w'”,我們只有根據具體語境,把握重音位置的情況下才能真正地達到交流目的。

          例②k?'rme(不要看)與k?rme'(展覽),重讀“k?'r”與重讀“me'”所產生的語義效果是不同的,根據所要表達的含義選擇重音的位置。

          例③'alma(別拿)、al'ma(蘋果)放在不同語境所表達的含義是不一樣的,重讀“'alma”為動詞“別拿”,重讀“al'ma”為名詞“蘋果”。[16]

          例①、例②具有一定的辨義功能,而例③具有區別詞性的功能,但在哈薩克語中這些現象占及少數,沒有明顯地區別特征,只有根據具體語境才能產生微妙的變化。

          不管是聲調語言的漢語還是重音語言的哈薩克語,音調是發生在一個很短的音節里,而重音放在哪個音節上,強度就可以出現和音調幾乎相同的變異類型。總之,詞重音的學習可以為促進兩種語言的交流提供積極的影響。[17]

          五、詞重音使用不當成因及對策

          通過哈薩克語與漢語詞重音的對比,以自身學習哈薩克語為例,發現漢族學習者在學習哈薩克語詞重音方面存在諸多障礙,本章將對詞重音適用不當成因及對策進行分析。

          (一)成因

          1.詞重音理解有限

          學習者在學習哈薩克語詞重音時,對詞重音概念的理解很模糊,在具體交流中并未發現是詞重音使用不當造成的語際錯誤,從而阻礙交際對話,即對詞重音存在不理解的現象。

          2.詞重音使用方法不熟悉

          學習者只重視其它語法內容在理論上的學習,而忽視了實踐的重要性,對詞重音的使用方法不知如何在交流中突顯。

          3.教材中詞重音篇幅較少

          僅對自身學習教材而言,一些雙語學習所用的教材是由學科教師自主編寫的,在編寫過程中并未涉及詞重音,甚至涉及詞重音的內容較少。

          4.支持詞重音書籍有限

          學習者在市場上、新華書店和少數民族圖書店可見一些《哈薩克語會話速成》《哈漢辭典》《現代哈薩克語》和一些經過翻譯的圖書等,這些書籍涉及語法的內容較少,對詞重音的描述更是寥寥無幾。

          (二)對策

          1.強化哈薩克語詞重音意識

          由于兩種語言對詞重音的理解存在差異,“詞重音意識”實際上是對哈薩克語和漢語詞重音提供了一個深度認識的視角,通過強化哈薩克語詞重音意識,可以提高學習者學習的質量以至更好地使用這門語言,達到交流的目的。

          2.熟悉哈薩克語詞重音功能及方法

          哈薩克語詞重音在哈薩克語法中占有一定的地位和作用,學習者應牢固樹立哈薩克語詞重音功能與方法,同時教師在授課過程中應營造良好的學習氛圍,讓學生在良好的語言環境中更好地學習,掌握哈薩克語詞重音。

          3.加強對教材的編寫

          教材是眾多專家、學者智慧的匯集和交融,教師自主選編的教材應在內容選擇上充分考慮學生的實際情況,在范圍上注重拓展和延伸,從而使學生能夠學習到科學系統的雙語知識。

          4.加強哈薩克語詞重音學習資源開發

          對于哈薩克族學習者學習漢語來說資料比較豐富齊全,無論是在教材、網絡上還是在教學資源上都是多種多樣豐富多彩的,繼而可滿足不同層次的學習者,但漢族學習者學習哈薩克語詞重音的資源,就相對而言比較匱乏,應加強對哈薩克語詞重音學習資源的開發,有助于減少或者避免由于不恰當的語際類推所造成的語際錯誤,旨在為哈漢詞重音的研究提供一些可行性的價值和意義。

          六、結語

          本人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通過哈漢詞重音特點的分析和歸納,不僅有利于對哈薩克語進一步的深入探究,而且還有利于對繼續研究和探討兩種語言的相同和差異具有重要的意義,幫助我們探究兩種語言的內在規律。本文希望能給語言學習者提供參考。不妥之處,萬望指正。

          參考文獻

          [1]伯納德·科姆里著,沈家煊,羅天華譯.語言共性和語言類型(第二版)[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0,35.

          [2]武金峰.漢哈語言對比研究[M].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2008,37,27.

          [3]烏魯木齊拜·杰特拜.現代哈薩克語[M].北京:民族出版社,2015,89,28,90,89.

          [4]陸儉明.現代漢語語法研究教程(第三版)[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6.

          [5]黃伯榮,廖序東.現代漢語(增訂五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106.

          (作者單位:伊犁師范學院)

          《語言類型學視域下雙語學習問題與對策研究》來源:《北方文學》2018年8期 ,作者:張海霞。

          學子論文網提供各類論文服務
          省級、國家級、核心期刊、EI、論文查重
          客服QQ:929511888 微信:A4008233667

          相關文章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學子論文網提供各類論文服務
          學子論文網提供各類論文服務
          學子論文網提供各類論文服務
          成人av在线视频,亚洲成人视频,成人免费视频在线观看